柔救护车市场需求高私营机构分杯羹

柔救护车市场需求高私营机构分杯羹 萨鲁丁

随着文明社会与经济发展,我国人口统计今年料增至3240万人次,比去年的3200万人上升1.1%,而人群活跃的社区中,交通事故伤亡率也提高,催生越来越多的医疗需求。 

而医院不可或缺的救护车,24小时与时间赛跑、为生命开路,用速度承载病患赶回医院救治,扮演守护生命最后一道防线的重任。


近年来,柔佛州救护车服务需求量增多,潜在市场庞大,不少私人机构已投入救护车服务领域,争夺这块蛋糕。 

不过,偶尔会有民众投诉,一些抢滩的救护车设备简陋和向病患漫天开价,比如有业界人士收到民众反映,新山前往马六甲私人医院的单程费用,竟征收1500令吉。

业界认为,全盘以利益为出发点的“害群之马”,影响了救护车服务形象。为让民众对这领域有更多了解,从政府官员、非政府组织和私人救护车机构负责人口中,了解发展情况。

掌管柔州卫生、环境与农业事务的行政议员萨鲁丁医生接受《》专访时透露,柔州车祸率高,还有突发意外状况、转院服务及民众对医疗设备要求提高,因此对于救护车的需求量同样增加。

据他了解,柔州救护车服务的需求量逐年增加15至20%,救护车服务市场持续增长,显示柔州医疗服务业蓬勃发展。


他说,州内大部分私营救护车的收费是根据路程计算,收费从150令吉至逾600令吉不等,跨州或跨国载送服务收费则另外计算。

柔救护车近300辆

他披露,州内有12所政府医院、8所私人医院,还有7所私人医院正兴建中。虽然柔州不是全马拥有最多间政府医院的州属,不过救护车数量近300辆。

“有112辆救护车在政府医院服务,政府诊疗所则有104辆救护车,私营救护车也达到78辆。”

柔救护车市场需求高私营机构分杯羹 张亚伍

马来西亚红新月会新山区会主席张亚伍
救护车服务5年未调涨

曾有民众向我投诉私人救护车开价情况,让不少贫困家庭的病患怯步。

新山红新月会在新山区内的救护车服务,每趟从100令吉起,而从新山前往马六甲则是每趟600令吉。不过他听到有“害群之马”开出翻倍价位、甚至更高,趁机赚取病患或病患家属的钱。 

本会属于非营利组织,资金皆是大众筹款所得,旗下的救护车服务费从2013年起不曾调涨,该会救护车服务与私人救护车费用相比较低,可助民众省下一笔开销。

卫生部有必要严厉管制救护车服务,随着近年救护车市场需求量高,不少私人机构申请开设救护车服务,但素质如何则不得而知。

柔救护车市场需求高私营机构分杯羹 红新月会新山区会栽培青少年学习医护知识,也为社会大众提供紧急医疗协助及救护车服务。

之前跟踪过一辆私人救护车,竟发现对方在没有载送病患的情况下,亮起紧急信号灯以避开车龙,抵达目的地时,却只见救护车驾驶员坐在嘛嘛档吃午餐。

许多人不了解红新月会救护车的用途,除了协助载送病患及转院任务,也会负责州内大型活动如马拉松、柔佛古庙游神及竞赛等救护工作。

目前共有3辆救护车在新山区服务,并备有担架、氧气筒装置及紧急医药箱等设备,救护团队都必须接受紧急医疗训练。

柔救护车市场需求高私营机构分杯羹 Medic救护车团队是全马首家私营救护车服务的机构,至今已创办19年,并在新山开设护理中心。

救护车队24小时候命

于1999年全马首家私人救护车团队-Medic救护车驻守南马区、边佳兰及巴西古当柔佛港口,目前共有10辆救护车、24名驾驶员、护理人员及医疗助理24小时随时候命,另外也雇用专业护士及医生负责特别专案,同时与新山中央医院、班兰医院及古来医院等签署合作,一旦院方紧急需要额外的救护车支援,则会随时出队。

柔救护车市场需求高私营机构分杯羹 斯晶拉欣(右五)是Medic救护车团队第二代掌舵人,率领医护团队24小时随时候命。

Medic救护车团队董事经理斯晶拉欣
院方先向家属讲明载送费

院方会预先征求病患或病患家属的同意,是否愿意支付额外的救护车载送费用,新山区每趟约100令吉,从新山载往马六甲则是500至600令吉或以上,根据地点及需求而定。

从新山载往新加坡每趟至少1000令吉或以上,需要3名医护人员支援。

经营救护车服务一点都不简单,一辆医疗设备齐全的救护车耗资超过30万令吉,其中改装架构需花逾9万令吉。而且每一趟救护车服务都必须备有驾驶员、护理人员及医疗助理,若病情严重,则会安排专业的医生在救护车内候命。

提供马新往返载送

Medic救护车与新加坡医院也是紧密合作,专门提供马新两地往返载送及医护服务,不过每趟需征收1000令吉或以上,也必须安排3名医护人员陪同,以免错过黄金抢救时段。

过去5至6年,救护车市场如雨后竹笋般兴起,不少人投入私人救护车服务行业,但救护车是否拥有执照及保险就不得而知。

公众必须懂得辨认,一旦发生意外,或面对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情况,不获任何赔偿。

卫生部会不定时前来突击检查,除了调查救护车的价格及医疗设备,并控制收费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