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再爆血汗,衡阳厂强迫未成年实习生低薪加班

富士康再爆血汗,衡阳厂强迫未成年实习生低薪加班

富士康被英国媒体《卫报》(The Guardian)踢爆,非法强迫未成年「实习生」加班製造亚马逊(Amazon)的 Alexa 智慧家庭产品和 Kindle 电子书。

《卫报》与劳权组织「中国劳工观察」(CLW)合作,揭露了富士康又一起的剥削劳工案件。根据流出的内部文件显示,富士康找来衡阳学校的学生担任实习生,并要求实习生加班进行生产。富士康总共聘用了超过 1,000 名学生,年龄从 16 岁到 18 岁不等。这些学生被要求工作工作两个多月,来填补生产旺季的劳力需求。中国劳动法律规定工厂可以透过建教合作聘用实习生,但禁止这些青少年实习生加班,因此富士康的作法明显违法。

富士康衡阳厂在 7 月 25 日的内部会议纪录显示,如果没有实习生工厂可能无法达到生产目标。包括 Echo 生产线、生产控制部门和人资部门的主管都参加了实习招聘审查会议,他们做出了应该大量聘僱实习生的决议。「建议招募实习生来解决旺季期间劳力短缺的问题。」会议纪录写道。

内部资料指出「为了解决劳力短缺问题并降低劳务招募成本,我们希望与在地学校合作招聘实习生」,「低劳动成本、可以立即僱用大量劳力、更容易将其他工人重新分配到其他岗位、学习新事物的能力很强」,另一份文件写了实习生的优点。显示富士康聘用实习生没有什幺冠冕堂皇的理由,完全是为了降低成本。

虽然富士康宣称实习能提供学生工作经验,并帮助他们毕业后找工作,但接受访谈的未成年学生表示工厂工作与课程内容无关,而且他们被强迫要加班工作。17 岁的小芳(化名)在亚马逊智慧音箱 Echo 的工厂工作,她主修电脑却被要求每天要帮 3,000 个 Echo Dots 贴保护膜,这种实习内容大概很难给学生什幺巨大的帮助。

小芳向研究人员表示,她的老师一开始告诉她每週工作 5 天,每天工作 8 小时,但后来增加到每週工作 6 天,每天含加班要工作 10 小时。「一开始我不习惯在工厂工作,工作一个月之后再怎幺不情愿还是要适应,每天要工作 10 小时很累人。」小芳说。小芳曾经反映不想加班,但老师告诉她如果不配合加班就不能在富士康实习,而这会影响她能不能毕业和申请奖学金。「我别无选择,我只能忍受。」小芳说。

会议内的资料要求老师需要在学生拒绝上夜班和加班时进行干预,因为不加班的实习生不只会影响生产目标还会影响工作意愿。如果有孩子持续拒绝加班,工厂告诉老师应该让他们辞职。为什幺老师不会站在学生的立场说话?因为富士康和学校基本上已经成为共犯结构。只要每引进一名实习生,富士康就会向学校支付每个月 500 元人民币的费用。富士康已经与四所学校达成协议,让总共 900 名学生到工厂实习,而且今年还有招募 1,800 名实习生的计划。

公司的资料显示实习生的时薪为 16.54 元人民币,约相当于台币 74 元,而且还是已经加上加班费和其他津贴才有这个水準。除此之外,资料还显示富士康从 2018 年开始降低支付实习生的费用。相对的,派遣工的时薪为 20.18 元人民币,成本的差距让富士康偏好压榨别无选择的实习生。内部文件认为聘用实习生利大于弊,实习生最多的时候会佔劳工人数的 15%。

富士康承认非法僱用学生,并表示正在採取行动解决问题。富士康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会监督相关合作学校的实习计画,确保实习生不会加班或在夜间工作。富士康宣称这起事件是因为当地工厂管理阶层的疏失,并开除厂长和人资主管。亚马逊发言人则表示如果发现违规行为会採取适当措施,「我们正在紧急调查这些指控,并和富士康在最高阶层共同解决问题。专家团队已经抵达现场进行调查,我们会每週审核这个问题。」

虽然富士康和亚马逊都非常乾脆地进行止血,但富士康过去罄竹难书的过劳纪录让人很难相信问题会真的会解决。早在 2017 年富士康生产苹果(Apple)手机 iPhone X 的生产线就被踢爆几乎一模一样的问题,要求实习生加班工作。2018 年同样是这次参与调查的中国劳工观察,揭发了富士康工人每月加班超过 100 小时的血汗状况,更别提 2010 年期间的富士康连续跳楼事件。

中国劳工观察的创办人李强呼吁亚马逊和富士康开放外界对劳工的工作条件进行独立监督,避免违反劳动法。「只有当公司允许独立团体监督工作条件,才能有效解决工厂中的侵权行为」,李强说。「富士康很清楚知道招募大量派遣工并强迫实习生加班和上夜班违法,但他们为了增加利润,还是会继续招募派遣工和实习生。」李强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