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40岁老将如何为比赛做準备?Nowitzki和Carte

独行侠的队内练习已经结束很久了,而Dirk Nowitzki仍然在球场里加倍的努力,汗水从他的鼻尖滑过,落在地板上,积起小水坑。秒錶重新开始计时,这位213公分的老将以他自己的方式又冲刺了起来。独行侠的常驻首席运动教练Casey Smith大声提醒已经用掉的时间。Nowitzki在整个训练中身形缓慢。「看那个老家伙跑步!」独行侠的中锋DeAndre Jordan在一旁笑道。NBA球员从地板一端冲刺到另一端并折返的平均用时不超过10秒。而Nowitzki最终用了16秒才完成了折返。

两位40岁老将如何为比赛做準备?Nowitzki和Carte

第二天晚上,在独行侠击败火前之后,Nowitzki斜靠在独行侠训练室的墙壁上,他的训练已经使自己精疲力尽,以至于没有力气脱下外套,可能只有像那个30000分先生或者贝克汉才能够完成这样的任务了。距离他对上太阳的赛季首秀还有5天,他即将成为NBA历史上第四个打了21个赛季的球员。一位记者认为他不应该在完成那次艰难的冲刺后立刻瘫坐在训练台上。「我已经精疲力竭了,我必须躺下来,」Nowitzki说,「倒在训练台上其实也并不是为了进行治疗。」

Nowitzki在独行侠队内训练开始前两个小时就开始了理疗。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他在场上同几个队友和一名球员发展实习生进行了赛后的三对三比赛,之后还有那些讨厌的冲刺训练。这一系列训练下来,Nowitzki的身体确实需要缓一缓。「我的身体已经没有那幺年轻啦。」他说道。在你人生的第40个年头,欢迎来到NBA,历史上只有28名超过40岁的球员,而对他们来说,泡沫轴和挡拆已经一样重要了。Nowitzki证明了跑的这些圈是他重返赛场的最后一个阶段。他四月份做了脚踝的手术,在八月底九月初的低迷期,阿基里斯腱某处又发炎。儘管他之前很辛苦的锻鍊到能够全速冲刺并且定期参加队内的训练比赛,这次的伤病挫折又花了他八个星期来恢复。「我基本上要从零开始,」他说,「我在夏天,七八九月份做的所有努力,全部都没有了意义。」

Smith基本上测量了Nowitzki的每一寸痛苦。他原本是太阳的优秀医务人员,到独行侠工作也已经有15年了,他深知队内每一位球员的身体状况。比如,Nowitzki的身体柔韧性仍维持了一个很好的水平,但是Smith说道:「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关节失去了原本的灵活性。」这位传奇球星的膝盖没有受过伤,但是他的臀部、脚踝和大脚趾老化的非常严重。「沿着关节运动链的一些细节是我们最近讨论的最重要的事情。」Smith说。大多数独行侠的资深工作人员都会称Nowitzki为「Dirty」。当「Dirty」想要加强三个关节中任意一个的时候,Smith就会建议他去进行讨厌的冲刺训练。这些冲刺训练是为了在更短时间内使他恢复能够瞬时启动的能力,接近于正式比赛中的启动和停止节奏。

在週日晚上对上国王的8分钟内,Nowitzki贡献了3分4篮板。在上一场对上太阳的6分钟赛季首秀中,他命中了一记招牌的打板中距离。一共14分钟的上场,实际上需要他超过5个小时的準备。「这就是现在的我需要花的功夫。」Nowitzki说。当他来到独行侠为球员们提供的夏日训练场地时,会在训练台上做拉伸,甚至他拉伸时,新秀Luka Doncic和Jalen Brunson都还没有到达。年轻球员们会晃晃悠悠地进入训练馆,然后训练个90分钟就回去了。他们会在老将坚持在训练时,在一旁嬉笑。Smith和其他独行侠的工作人员开始进行这项长达两个小时的训练前热身準备,主要是着重于提升Nowitzki的灵活性或柔韧性,降低戳手指的机率,并给一些受过伤的关节进行按摩。该方案逐渐过渡到特定的启用练习,主要目的是为了稳定Nowitzki身体现在上升的运动範围,使他能够在这个範围内产生力量。就像拉伸一根橡皮筋一样,需要把它拉到可以承受的最大弹力,而不是最终断裂。一系列的等长静力运动可以开启启用过程,在此期间,训练师需要在例如Nowitzki左腿外侧的部位施加压力,然后让他自己发力来对抗施加的重量。这项训练可以在不移动他受伤臀部的情况下,增强他的平衡和改变方向的能力。

经过30分钟,Nowitzki开始着重于平衡训练,Smith会通过Delos仪态本体感受系统来帮助他训练。「用一只脚来平衡而身体确在不断摇晃,这是我不想看见的。」Smith说道。针对Nowitzki的脚踝,训练将让他站在一块电子摇板上,这样就能模拟出他在空中的不稳定情况。训练开始后的一个小时,他会进入力量训练室,进行运动性训练,慢慢去完成一些减重训练来提高核心体温。独行侠在Nowitzki完成这些大部分是针对他下半身的训练后,开始启用他肩膀、胸椎和腰椎的灵活性,直到他能够站立着用整个身体来对抗阻力。只有完成了全部上述的準备训练,这个NBA历史上最优秀的欧洲球员才能上场。「我上场之前感觉做了无数的準备工作。」Nowitzki说。

与Nowitzki同为1998年秀的Vince Carter,是联盟中除了Nowitzki以外唯一的超过40岁的现役球员。Carter却走了一条和Nowitzki相反的路。「我一开始就直接上场,然后再花大概45分钟在训练台上做一些恢复,」他说,「我一直来都是如此。」纵观Carter 20年的职业生涯,这位传奇球星初期开启他的传奇之路时,都是每天登上球队最早的一班巴士来到球馆,甚至会打的士去球馆提前练习跳投,那个年代Uber都还没出现,与他同在球馆的只有在上妆綵排的拉拉队员们。「我喜欢静静地练习投篮,」Carter说,「然后当整个队伍都到齐的时候,我就能在训练台上做一些恢复和保护準备。」

Carter的準备会更加专注于睡眠模式的监测和更大範围的伸展运动。与Nowitzki不同的是,Carter仍然会避免做深层的组织按摩,这个身高6尺6却能打多个位置的摇摆人,他的身体肌肉仍然保持着他的对手没有的强度。儘管如此,他也增多了举重训练的次数,旨在增加身体的稳定性。当他被问到是否像Nowitzki一样,正专注于某一个特定关节或肌肉的训练,他笑了,这个最年长的现役球员说道:「是啊,我专注的是‘41岁’。」只有Carter、Nowitzki、Robert Parish、Kevin Willis和Kevin Garnett在联盟里打了21个赛季。

Carter在老鹰的低迷赛季加盟有很多方面的原因。Turner Sports和NBA引以为傲的Studio J都坐落在亚特兰大,吸引了这个也许是NBA历史上最伟大的扣将Carter来到了篮球媒体界最好的舞台,毫无疑问他在退休后也依然会活跃在这个舞台上。Carter和老鹰的副总裁Grant Hill在奥兰多也是邻居,在佛罗里达的夏天,他们经常一起打高尔夫。「Carter有着丰富的经验,而且是一个巨星,有很好的口碑信誉,在更衣室里,他扮演着导师的角色,就像另一个教练一样,所以Carter是一个非常宝贵的资源。」Hill说,「对我来说,我们不能用价钱来衡量Carter的价值,特别是现在的老鹰是一支年轻的队伍,我们正在经历一个为未来做準备的过程。」Hill和Carter曾经在2010-11赛季同为太阳队效力,当时Hill和他的老朋友Steve Nash将「营养」和「瑜伽」引入了NBA流行词彙。Hill加盟太阳的时候是35岁,之后又打了6个多赛季,在40多岁时候退休,Nash最终也在39岁退休。

「我们彼此挑战,为的就是忽略我们的年龄,」Hill说道,「我们一起对抗时间老人。」Hill当时给自己买了一双Normatech的恢复靴,在各地徵战的路上把它们放在一个单独的箱子里带着。「我没到一个城市都会穿上它们。」他说。现在的球队通常都会拥有几次赛前和赛后的更衣室会议。Nash发明了球员在场边休息的新方式,而不是仅仅只坐在场边的板凳上。「我躺在地板上是因为坐着对我和对这一天来说都是最坏的选择,」Nash这样说道,「坐在板凳上的时候,你会不由自主地弯腰驼背,脖子超前,肩膀朝上,后背朝上。这叫做屈肌模式。你的髋屈肌变短,这会拉近你的下背部。你的前胸会被拉得很紧绷,背部也会变得越来越紧,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姿势。」

「对我来说,筋疲力竭地走到板凳席然后以那种姿势坐下来,只会对我产生不好的影响,不论它会影响我5%或10%的效率,这对我之后再次上场也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而平躺在地板上可以让我不用去对抗地吸引力和重力,让我的背部放鬆,而不是让我的脊椎弯曲成那个扭曲的、令人疲劳的姿势。坐在板凳席上已经非常过时了,我们这样做主要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但是很明显,如果球员们都在场边热身会比一直坐在板凳上好得多。」

两位40岁老将如何为比赛做準备?Nowitzki和Carte

Carter现在已经很好地适应了替补的角色。自2011-12赛季算起,除了在2016-17赛季的灰熊的15次先发外,它还没有在球场上得分上双过。「Carter非常了解自己的身体,他也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毕竟他在联盟里打了21年。」老鹰的总教练Lloyd Pierce说道,「他是那种会说‘教练,我需要休息一个小时’、‘我需要休息一个晚上’、‘我需要休息一天’的人。所以除非他自己跟我说这些,我依然还是会把他当作我们对的常规轮转队员放上场。很显然,他是Vince Carter,但是我知道她的位置在哪里。我绝对不会说让Carter在场上连续打10分钟。」Carter的出场时间没有任何限制,但是老鹰一般在需要拼一下的四分钟里把Carter换上场。

Nowitzki最近对某些事情有些烦恼。在他的新秀赛季之后,他在他这19个赛季,1424场比赛中只有6场没有先发出战。Rick Carlisle进攻仍然将使Nowitzki在季后赛中的展现出更具弹性的投篮能力,使之成为武器,但是现在,独行侠已经将Nowitzki的上场时间限制到了10分钟。「我会找到适合我自己的方式。」Nowitzki说。他也想过是不是要在场馆外缘或者通道走廊里跑一跑,他已经习惯了无休止地蹬健身自行车。「就算是在我20岁的时候,我也不会一个小时跑100英里,但是显然,在替补席这个空间里,我不能这样跑。」他说,「在替补席上,我必须保持身体的热度。」

「如果你是19岁,你一起床就能上场比赛了。」Smith说。15年前的Nowitzki就是这样的。那个时候,他会嘲笑像Carter这样的队友——他们俩在2011年到2014年都效力于独行侠——他不会坐最早的一班巴士,会在距离比赛还有90分钟的时候才到达球场,稍稍热身一下,再迅速沖个澡,就直接以独行侠先发阵容中一员上场比赛。这也反映在了他在休赛期的表现里,当时的Nowitzki和他的传奇投篮训练师Holger Geschwindner会连续练习两个小时的跳投,只有晚上会做一些轻微的有氧运动。独行侠一直会把夏天的有氧运动计画通过邮件发给Nowitzki,从跑步机到跟蹤训练,都是为了在休赛期快结束的时候增加运动量。当时他还正準备加入德国国家队或者独行侠的训练营。他唯一的柔韧性训练是在投篮训练之后,训练师会按压摺叠他高大的身体,使劲拉伸他的四肢。「他把我捲得像椒盐卷饼一样,非常残忍。」Nowitzki说,「你知道,就是那种最老派的拉伸方式!」

而现在,独行侠给他制定了大量的基本有氧运动,来使他的心率在更长时间里可以保持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平。「这些有氧运动可以使他的心脏增加每一跳泵的血液量,从而更有效率地工作,」Smith说,「这可以让他的心脏和心血管保持在一个很好的状态,并且能降低他的体重。」当他的赛程比较满的时候,他的日常训练就会增加更高强度的有氧运动,持续时间短,恢复间歇长,就像他在独行侠的训练场馆结束赛季中每天3个小时的训练后进行的短跑一样。

他在这一过程中肯定付出了努力。儘管Doncic已经为独行侠注入了新鲜血液,也很难想像Nowitzki会再打一年。Nowitzki本赛季并没有从第一场开始打,也是拖延到了最近才进入了比赛,这让很多人开始质疑他的第22个赛季,但是他将他所有身体上的準备都称为「最后一搏」。Carter是NBA历史上第一个展现出了在联盟奋勇效力22年的能力。那些熟悉Carter的人都相信是他渴望自己生涯持续下去。「我想他还能再打一年,只要他能打他就应该继续。」Hill这样说到,「他的生涯就像一个蛋糕,他现在正在给这个蛋糕添上另一片糖衣,而这个蛋糕已经覆满了糖衣。」


原文来源:SI – JAKE FISCHER

译文来源:不惑之年,诺维茨基和卡特如何为比赛做準备 – 德鲁大叔的迷妹 @虎扑翻译团

译者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