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P你错了!「一个人」依旧可以实践生命的意义

我们先假设柯文哲说的是对的好了,幸福家庭影响社会稳定度,而婚姻是建立幸福家庭的唯一方式。

那要问的就是,为什幺女人不婚不生?当每个人每天要工作12小时,谁有时间跟精神经营亲密关係?当薪资不成长、青年贫穷、房价惊人,谁敢生子?当女性在婚姻里经历无数劳动与压迫,在家庭事业之间蜡烛永远两头烧,谁想结婚?

幸福家庭是不是一定要建立在婚姻制度之上?

如果我们的社会对于单亲和各种新型态的家庭不歧视,如果我们有好的公共托育制度,如果我们有好的长期照护制度,如果每一个人,不论有没有婚、有没有家,都能够受到国家的照顾,那幺单身为什幺不能是一种健康的人生选择?

太过强调婚姻对于家庭和社会的重要性,只是一再的把照护的责任留在家庭之中,忽视国家的义务。更何况所有结过婚的人都知道,抱持着「结婚是我人生幸福唯一道路」的想法而结婚的人,往往都是结了婚之后最不幸福的人。

我们对于单身的想法必须改变

在制度性的因素造成个人不愿婚不想婚的同时,单身已经不再是一种不得不、无路可走的选择了。

不管是两年前张晓风的剩女说,还是今天很普遍的「女人不敢结婚」说,我认为某种程度上都忽略了女人本身的能量,忽视了单身可以是一种积极的、自愿的、快乐的选择,不是因为嫁不出去,也不是因为不敢嫁,而是单纯的「不想嫁」。

因为生命的意义在一个人的时候依旧可以被实践,因为女人不再需要婚姻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在传宗接代已经基本上没有其古老的政治和经济意义的当下(至少对于中产阶级来说),婚姻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本来就应该被质疑。

当生产力为国家所用,那幺照护的责任自然就应该落在国家的身上,一再强调婚家的重要性,如上所说,只是国家用来推诿责任的话术而已。

所以我要说的是,现行婚姻制度让女人不敢结婚虽是事实,但不应该是我们唯一的辩驳。因为就算婚姻制度很平等(虽然本质上不可能),就算婚姻生活可能很开心,我们还是要捍卫单身的权益,还是要去辩护不婚不家的正当性,还是要去质疑,现行国家把以婚姻为基础建立的家庭当作基本治理单位的逻辑。

于是同样的,对于柯文哲今天这一番话,我觉得我们的回应真的不应该是「为什幺不谈男人不结婚」或是「让同性恋结婚就会少很多单身者了」。

这两句话本身都没错,对,男性和女性在婚姻市场里的遭遇很不同,30来岁的单身男叫做黄金单身汉,30来岁的单身女是剩女,但转个方向想,当女人面临30岁以前要嫁出去的压力时,男人也面对着没有立业以前不能成家的不成文规範。

柯文哲这话当然也就是建立在性别歧视上,他认为30岁的男性不结婚对社会有贡献,但30岁的女人除了结婚生子以外,就没甚幺用处了,而这当然是要被批判的。

柯P你错了!「一个人」依旧可以实践生命的意义

难道如果今天柯文哲支持同性婚姻合法(这样大家都可以去结婚),或是把这句话改成「30岁以上的不结婚国家会不安定」时,我们就可以接受这个说法了吗?不是这样子的吧!婚姻平权当然重要,但让人人都能结婚的同时,我以为我们在争取的,也是人人都可以不结婚的权力。

婚姻的普及,绝对不是让我们有机会把各种不愿婚不愿嫁、不能婚不能嫁的个体视为次等的、必须被规範的、不正常的妖魔鬼怪。

甚至更进一步,当我们在不同的生命选择中分出高低位阶,国家就可以利用这样的话术,再搭配各种治理手段(例如单身捐,例如已婚者的租税优惠,例如各种津贴补助),排除、打压不符合某些治理想像的对象。就这幺,落实了霸权二字。

讲着讲着就让我想起一件小事。

最近脸书上有个提倡「大年初一回娘家」的活动,我当然明白这个活动的意涵是为了打破传统「夫家」与「娘家」的位阶,可是我有时候更想状况外地大喊,难道我们就不能不回「别人的家」吗?(对不起,但当我成年以后我就没有觉得我父母的家是我的家了。)

难道那些由家庭衍生的压迫、紧张、痛苦、冲突,不会在原生家庭发生吗?那为什幺对于姻亲家庭我们认为是负担,但对于原生家庭这就顿时成了「甜蜜的负荷」呢?这种以血缘决定一切的说法,不正是许多人的梦靥的来源吗?

我以为在我们讨论女性不结婚,讨论同性婚姻,讨论领养,讨论多元家庭型态的同时,我们应该要反省到,是重新检讨家庭意涵的时候了。

甚幺是必要的因素?血缘?婚姻?相同物种?还是其实家庭的目的在于让一个人可以自由地实践自己的生命意义,不论有血缘、无血缘,不论一人或多人,不论有婚还是无婚,不论人人还是人猫。

同场加映:

制度中牺牲者不是你,你当然拥护制度(林静仪) 李佩雯:单身,有事吗? 家庭、劳动与性别的联想(敝人大推大推大推这一篇)